草莓.app污

   【 .】,精彩免费!

   听了阿九的话,伯恩脸上充满了感伤,“阿九,想说什么,我懂!这么多年来,对于夜氏家族,我问心无愧,因为我从未做过出卖夜氏家族的事。”

   “啧啧,伯恩先生,这话挺感人的,但跟我说没用,应该在冰晶夫人和夜少的跟前说,让他们知道对夜氏家族有着一颗至死不渝的忠诚的心,这样不是更好吗?”阿九意有所指道。

   “阿九,是在怀疑我吧?”伯恩不悦道。

   “我怀疑是有理由的,毕竟,之前跟金浪走得是那么近……”

   “啊!”忽然一记尖叫声从安妮的工作室里传出来。

   阿九跟伯恩对视了一眼,忙冲进工作室,正好跟一脸惊慌冲出来的蓝草对撞。

   “发生什么事了?”阿九一把抓住蓝草的肩膀。

   “那边,有个人,一个没有穿衣服的男人……”蓝草心有余悸的指着床后边的黑色幕帘。

   真难以想象,她刚才就跟另一个男人靠得那么近。

   还有刚才,她可是在屋子里脱衣服来的,那岂不是被这个男人看光了?

   “男人?”阿九纳闷,“伯恩先生,刚才进了这个房间吧?有看到有其他人吗?”

   清新妹子都市浪漫时光唯美写真

   “我去看看。”伯恩蹙着眉头走向幕帘,用手轻轻的撩开……

   那张床上的确躺着一个光着身子,只在腰部以下盖了个毯子的男子,不过,他趴在那里,头埋在桌子殇,让人无法看清楚他的样子。

   “喂,这位先生,是哪位?”伯恩轻拍了一下那男子的肩膀。

   男子肩膀抖动了一下,懒懒的翻了个身,咕哝声说,“安妮,别闹,我还没睡够呢。”

   “金三少?”伯恩诧异。

   眼前这个俊朗帅气的男子,不正是金浪吗?

   他怎么在这里?而且还是在安妮的工作间里?

   听到是金浪,蓝草惊慌的情绪莫名的消失,她小心翼翼的走过去,“喂,金浪,怎么在这里?差点吓死我了,知不知道?”

   刚才,夜殇让她留在这里好好休息,他出去跟安妮说几句话。

   夜殇走后,她就好奇参观这个房间里各种奇奇怪怪的纹身图案和作品,可当她不经意的撩开这蓝色幕帘时,竟然看到了一个光着膀子的男人,她下意识的尖叫了起来。

   刚才紧张没来得及看清楚这个人的长相,如今知道是金浪,蓝草松了一口气的同时,也觉得刚才的自己太过敏感了。

   金浪听到蓝草的声音,睡意一下全无。

   他一骨碌坐起身,“小草妹妹,怎么到这里来了?谁带来的?是夜殇吗?他带来做什么?”

   看着他衣衫不整的样子,蓝草略显尴尬,“那个,金浪,一下问我这么多问题,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了。”

   “就告诉我,夜殇带来找他的旧情人安妮是什么意思?”金浪从容的用毛毯裹住自己的身子,淡淡的问道。

   “金三少,可不要乱说,安妮从来就不是夜少的情人,更说不殇是旧情人了。”阿九努力替自己的主子说话。

   “不是吗?”金浪挑了挑眉,“安妮看到夜殇,就像花痴一样黏殇去,而夜殇也从未拒绝,鬼才相信他们两个没有奸情!”

   说到这里,金浪同情的看着蓝草,“小草,怎样?现在终于看清楚夜殇的花花肠子了吧?哼,在谈情说爱的业绩这方面,他比我更适合花花公子这个称谓。”

   “我可不这么认为。”蓝草微笑的否认他的说辞,“夜殇有洁癖,我就不相信他会像一样,只要是个女的,都不会放过!”

   “小草妹妹,我在眼里就是这么花心风、流吗?”金浪一副受伤的表情,

   见状,蓝草忙双手握拳,道歉说,“抱歉,是我用词不当,若让听了有不好的感受,请见谅啊。”

   “好吧,看在是我干妹妹的份上,我不跟计较这些了,对了,我的妹夫呢?他去哪里了?”金浪四周围看了看,然后目光落在阿九和伯恩两人身上,“喂,们两个谁能回答我这个问题?”

   “夜少和安妮在书房里谈话呢。”伯恩如实说道。

   “谈什么?他们两个有什么好谈的?”金浪好奇的问,“该不会是,夜殇想拜托金妮在小草妹妹的身上纹上些什么吧?比如,在小草的背殇纹上‘夜殇专属,谁也不许碰’这几个大字、”

   “金浪,别开玩笑了,夜殇是不会做这种事的。”

   “他不会做这些,那他带来纹身艺术家安妮这里来是做什么的?”

   “他……”蓝草哑然,说不下去了。

   “不知道了吧?”金浪笑了,“那我来告诉吧,小草妹妹,把耳朵凑过来,我告诉答案。

   “答案是什么,直说好了,干嘛这么神秘?”

   “我怕当众

   说了,给夜殇知道了,他又要说我多管闲事……”说到这里,金浪伸长手臂从旁边的椅子上抽了件衬衫披在身上。

   一边帅气的扣纽扣,他一边看着蓝草,“小草,想知道夜殇带来这里做什么,只有两个选择,第一,听他的话,安静的在这里等他,第二个选择,跟我去偷听他和安妮在谈什么?”

   “金三少,可不要带坏蓝小姐。”阿九忍不住驳斥。

   “我带坏家太太?”金浪不以为然的笑了,“阿九,别把我想得那么伟大,我只不过是想让我的妹妹早日看清事实,看清夜殇的野心,就这么简单而已。”

   “……”阿九和伯恩都被他说得一时无法反驳。

   蓝草看着他们一个个神秘兮兮的样子,也是无语了。

   当看着金浪就要抽开盖在下半身上的毯子时,她懊恼的转过身,“好了,们都不要争了,告诉我,夜殇在哪,我去找他!”

   “蓝小姐,夜少让在这里等他,还是不要四处走动了。”伯恩劝说道。

   蓝草当作没有听见,脚步不停的走出了房间。

   然而外头走廊两侧房间很多,她一时也弄不清楚夜殇在哪个房间。

   就在她怔愣的时候,旁边房间的门突然打开,夜殇颀长的身影走了出来,“草草,怎么又不乖了,不是让在房间等我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