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抖音那么多网黄

似乎猜到苏晴的嘴里恐怕没什么好话,苏菲端起水杯喝了口,没好气道:“有话说,别卖关子!”

苏晴认真道:“我觉着姐夫挺可怜的。”

苏菲挑眉,“他可怜,他有什么可怜的?”

苏晴思索片刻道:“你想啊,就我姐夫的那点微末道行,在你眼里算什么啊?”

“你要是真想归拢他,那他还不是被你随便调理啊?难道他还敢说一个不字?”

“我算看出来了,姐夫这辈子算是逃不出你的手心了,哎,真惨!”

苏菲眉头越挑越高,“臭丫头,你这是夸我还是损我?”

苏晴忙着认真道:“夸你,真的,发自内心的那种佩服!”

说着,她转头问道:“不对啊,晓曼姐,我说你怎么一直不说话,难道你早就看出来了?”

郁晓曼笑着问,“你觉着呢?”

苏晴懊恼,“那你怎么不告诉我啊?害我刚才像个傻瓜一样,在那里瞎担心。”

郁晓曼也跟着调侃,“行了吧,你姐的手段我可看不出来。”

居家睡衣吃蛋糕少女光影下唯美图片

“不过你想想看,以你姐护短的个性,怎么可能真的跟你姐夫生气,还当着那么多人让他下不来台?”

“你姐夫要是受点委屈,她可比谁都心疼呢!”

苏菲面子挂不住,故作凶戾道:“晓曼姐,连你也跟着苏晴一起胡闹是不是?”

“再说了,谁心疼他?他死不死管我什么事?”

苏晴撇嘴。

郁晓曼调侃道:“啧啧啧,装,接着装?”

“继续嘴硬,一会有人上门道歉,有本事你别心软,有本事你继续端着!”

“你要是敢原谅他,苏菲,我郁晓曼看不起你!”

正说着话,外面传来敲门声。

苏菲将身体坐直,脸色恢复严肃,身体虽然努力保持平静,可抓着水杯的手掌却下意识攥紧。

郁晓曼看出端倪,不禁感叹爱情的魔力,一旦坠入爱河,竟然连苏菲这种强势的女人都会如此小心翼翼,理智不在。

原本她还想把自己的情况告诉苏菲,让苏菲帮忙分析一下该如何处理。

现在苏家这边一堆事,她也不好意思再开口。

而且看苏菲眼下的状态,估计也给不了什么意见。

郁晓曼给了苏晴一个眼神,然后拉着她离开。

关注公重号“西装暴徒本尊”,获取文。

门外,赵东有些忐忑的踱着步。

敲门过后,好半天都没听见动静,正犹豫的功夫,房门忽然打开。

两个女人联手走出。

赵东急忙正色,“苏晴,你姐……”

苏晴故作严肃道:“你家女王在里面,心情不太好,我和晓曼姐劝了好半天,不过没什么用。”

“我俩算是尽力了,姐夫,你自求多福吧。”

赵东点头,又说了一句,“熊晨回去处理一点事,晚点他会亲自过来跟你解释……”

苏晴故意拉下脸,“别跟我提他,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,告诉他,用不着跟我解释。”

说完,她脚步轻快,拉着郁晓曼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赵东一时有些摸不准苏晴的路数,更猜不透苏菲的状态,一脸无助的站在原地。

郁晓曼算是服了苏家的这对姐妹,活脱脱能把人折磨死的大小妖精!

她趁着苏晴不注意,朝办公室的方向挤了挤眉眼,算是给了赵东一个暗示。

赵东回了一个感谢的眼神,心中有数。

轻轻推门,办公室里安安静静。

赵东蹑手蹑脚,轻轻关上办公室的房门。

刚转身,就看见苏菲站在窗边,双手抱着肩膀,柔弱单薄的背影,让人下意识的心生怜惜,想要将她护在怀中。

不等赵东开口,苏菲先一步说话,语气冷冰,“谁让你进来的?滚出去!”

赵东搓了搓脸颊,笑嘻嘻的上前巴结道:“老婆,我错了!”

苏菲情绪动容,语气却丝毫不见波澜,“谁是你老婆?”

“我苏菲小门小户出身,哪当得起你们赵家的门楣?”

“去,出去再找一个!”

“就让熊晨给你找,来而不往非礼也!”

“让他给你找一个比我好的,比我贤惠的,比我漂亮的,比我温柔的,找一个疼你懂你,配得上你赵东的!”

“你也不用说话,更没必要在我这里碰钉子!”

赵东厚着脸皮上前,拉住苏菲的手道:“胡说,我老婆就是天底下最好的女人了,比你再好的肯定没有!”

入手有几分冰凉,迫人的香气,夹杂着冷冽的温度铺面而来。

苏菲将他手掌甩开,语气忽然炽烈道:“赵东,你别跟我嬉皮笑脸的!”

“你是不是以为像以前一样,随便哄我两句,这件事就算了?我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?”

“别的事我可以不跟你计较,可事关我的家人,事关苏晴一辈子的幸福,你怎么敢?”

“你知不知道,如果苏晴今天哪怕出了任何一点意外,你让我在苏家怎么抬头?你赵东在苏家怎么抬头?你让我以后如何自处?

接连三个反问,让苏菲眼眶通红情绪崩溃,泪水连成线一般,止不住的往下掉。

赵东急忙用双手捧住,一颗心也在同时撕碎,手上细心擦拭,语气犹如呵护珍宝一般,“亲爱的,对不起,是我不好,是我不对。”

“我不该瞒着你,更不该把苏晴随便交给大熊那个王八蛋!”

“我早就知道这小子办事不靠谱,当时就应该多留一个心眼。”

“总之都是我不好,千错万错,都是我的错!”

“老婆,你别哭了。”

“我不是人,我不是东西,我惹老婆生气,我罪该万死!”

“总之你放心,这件事交给我处理,我要是处理不好,就让我出门被车……”

话没说完,就被苏菲用手挡住。

迫人的幽香,从她葱白指尖涌入鼻内。

苏菲眼神上挑,表情凶戾,“赵东,你胡说什么呢?你是来哄我的,还是来惹我生气的?”

赵东厚着脸皮将人抱住,“我错了,老婆,不生气了,生气就不漂亮了,生气该长皱纹了。”

一边说,一边在苏菲的脸颊轻轻揉动。

苏菲气不过,佯装的冰冷也随之破功,狠狠瞪了一眼,“拿开你的臭手!”

赵东连连点头,“对对对,我手臭,把我老婆香喷喷的脸蛋都弄脏了。”

“我去弄条湿毛巾给你擦擦?”

苏菲无语,“赵东,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啊?”

赵东严肃认真道:“在老婆面前,要脸干嘛?”

“咱家老婆最大,老婆让我往东我往东,让我往西我往西,老婆在家里说一不二,一言九鼎!”